版权所有:河北正定县文物保管所    地址:河北省正定县中山东路109号    邮编:050800   电话:0311-88789987 / 88786560  传真:0311-88786560
技术支持:中企动力 保定   冀ICP备05011673号-1    网址:www.longxingsi.net.cn   E-mail:longxingsilyk@126.com

隆兴寺景区微信公众号

手机端网站二维码

>
旅游服务详情
景区动态
文化活动
旅游指南
舌尖美食
文创产品

美文赏析——等春

浏览量

   

 

 

凉月满天

 

 

看舞狮。

舞得好。

  比李连杰演的《狮王争霸》里的狮子的行头还鲜亮,奶黄奶黄的。一看就是小狮子,两匹,把眼睫毛眨得呱嗒呱嗒响。

 一匹小狮子旁边还跟一只大狮子,公母不分,宽嘴大腮,站在那里不动,苦了扮演狮子屁股的那个人。

 两只小狮在跑场,这只从东门进,那只从西门进,手机相机对着它们纷纷咔嚓咔嚓照相,它们就对着照相的人抛媚眼,我也照,它也对我抛,抛得人家不好意思。

 跑完场,就有一个舞狮的人一串翻天筋斗从场里打出来,然后丢出一个彩球,就有一只狮宝跃跃欲试,围着它左跳右跳,伸出嘴左叼右叼。叼不起来,下场;另一只奶狮上场,两只大狮子就在旁边看,大嘴巴不自觉地一张一合。这只下场的奶狮就好奇地伸着头去看--真的伸头,扮演狮屁股的那个小伙子,都撩开狮帔,把脑袋露出来啦。

 好玩吧。

 后面的成年人舞狮没怎么来得及看,就被两个戴两把头、穿花盆底、着清旗袍的宫女吸引到了一边。

 皇上要来了。

 大家呼啦啦围上去看,有人清场:让开让开,皇上要打这儿过。

 

 皇上的卤簿銮仪也看到了,隐隐约约,在东方。西边有个官,穿补服、戴红顶子、围朝珠、深蓝服饰,没看清楚胸前的补子是鸟是兽,估计应当是鸟,因为是真定知府,文官,在等着恭迎圣驾。

 不光圣驾光降,还有皇后。长得真漂亮,团白的脸,细细的眉,稍稍有点吊眼梢,陪着皇上走过来,一点声色也不见动,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傲样,真有娘娘范儿。

 知府接驾、行礼、叩头、颂圣,具体来讲,就是正冠、掸靴、捋下马蹄袖,左右啪啪一甩,望地上一跪:“参见圣上。”这两下子,和电视剧里的差不了八钱一两。

 皇上倒是一般,也是团白的脸,说正定乃龙凤呈祥之地,今寡人特来上香,为正定祈福,为天下祈福。

 一个太监,这时候就把拂尘一甩,躬身出来:“列位听着,今圣人大驾光临,特赐‘敕建隆兴寺匾额’,谢主隆恩哪!”

 这个太监,太像太监了!

 读《宫女谈往录》,里面写到老太监怎么伺候慈禧:“一个老太监领着个小太监,小太监担着两只鹦鹉蹒跚地走来。他们像钟表一样,到什么时辰干什么活,一丝也不乱。……老太监穿着臃肿的裤子缓慢地走着。他们脑子里都有一个表,不管多慢但特别准,当的差事要准时做到。他们由东边台阶上来,须要走多少步,办完差事由西边台阶下去,须要走多少步,差不多心里都有数。他们就这样面带微笑,向前躬着身子,有条不紊地伺候着老太后。

  这个太监,和我脑子里勾画出来的伺候慈禧老太后的太监,完全重叠。沉静、躬身,透着一股子谦卑劲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还和朋友们称颂,结果他们说:“呶,太监在这里呢!”东道主——文保所的安副科长站起来谦逊地一拱手,说:“见笑,见笑。”我激动极了:“偶像,签个名儿吧!”

  正定的庙会就这么开始了,请的是沧州的舞狮队,“皇帝赐福”的所有演员全是正定文保所的工作人员扮演的,包括带刀侍卫、宫女,好几十个。侍卫们杀气腾腾的,香客游人随着皇上的仪仗进大佛寺,皇上登上最中心的高台发表演说,带刀侍卫们分列阶下两旁,游客们明知道是假的,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从甬路中间走过。我也不敢。

  演讲结束,皇帝赐福,皇帝、皇后、知府,从盘子里拿起大红的中国结到处抛,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个,我还没抢着,冲着知府喊:“这儿,这儿”,知府扭头看看,也不抛了,把它直接递给我,我拎着它冲女儿炫耀:“看,我给你抢了一个福气包!”

  抢到的游客心满意足,没抢到的纷纷喊:“皇上不要动,皇上不要动”,然后纷纷跑去跟他们合影。我也跑去把老母亲推到皇帝和皇后的中间,给她照了一张相。

  然后,就放她和女儿在大佛寺里看金妆的佛,还有石碑、老槐、层层叠叠的红灯笼,我和文保所、作协的朋友们,一起跑去看别的地方的正定大庙会了。

  天宁寺里挂着一张张的谜条儿,猜对一张领一个纪念品。我们一群人呼啦过去,一边看一边随口说答案,工作人员诙谐的说你们是来踢馆的吧?别撤纸条啊,都撤光了别人就没的玩啦。于是去转塔,顺时针,转一圈一帆风顺,转两圈两心相印,转三圈……总之转得越多越好。出门的时候一人撤了一张纸条,拎过去领奖,我撤的是“眼看田里长出草”,谜底是“瞄”,领的是一个天宁寺的小纪念章,同行的朋友发愁不知道往哪儿别好,我想起文革时纪念章的另类别法,说你干脆别到肉上吧。

  开元寺有贵妃游园活动,感觉还需要多练练。寺里有砖塔,有钟楼,有大赑屃——我顶着“盛唐符号”的名头,肉重身沉,往它嘴旁边一站,就像它叼的一根豆芽菜。

  也有红灯笼,也有游人。红杏枝头,春意有点太闹。一个人乱走,竟看见石栏下有一池塘,塘内有残冰,一丛丛的芦苇,干枯、荒芜。一时有些太痴,原来你也在这里啊。

  此后是广惠寺,华塔真像一朵花。南城门,上面有大鼓,朋友抡圆了膀子把鼓皮敲得咚咚响。

  今年冬长,“五九六九,抬头看柳”,可是柳上没有一点嫩色;“七九河开”,河也未开,厚厚一层冰,可过行人;“八九燕来”不用想,“九九加一九,耕牛遍地走”,更是遥远得好像一场不肯来的好梦。

  荒凉好长。

  如今却在热热闹闹的庙会和挤挤挨挨的游人上,在吹糖人和卖佛珠的小摊上,在世俗的人间烟火和一声声隐隐约约的佛乐上,就像鼓声咚咚响起,只觉得很快、很快,就会芦苇泛青、波平似镜、红花嫩柳、燕语声声。

  所以,不要焦虑,请耐心,等。

 

 

(本文撰写得到正定县文物保管所鼎力协助,特此感谢。)

 

 

作者:闫荣霞    笔名 凉月满天

单位:河北省正定县教育局

     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  

      正定县作家协会副会长

     《读者》杂志签约作家